快活

快活谷昨晚跑夜馬, 老豆例牌買左三場百零二百蚊。

開跑前, 老豆講:「隻馬賴屎o既快死lor。」

呀媽問:「邊隻呀?你買果隻?」

答:「係呀。」

小的:「 賴完輕d wor。」

結果跑出了, 嬴得幾十蚊。

 

Advertisements

小妹

正在打年宵會的會議記錄, 忽然聽見有人開鐵閘, 難道有人爆隔?!

小心翼翼地出去看看, 原來是小妹。難得一見呀。最近兩個星期她也只是星期六回來逗留了幾個小時便回宿舍去了。小的一個星期六外出了, 一個星期六正在睡, 沒見過她。

這次回來是取她的正裝(suit),因明天有present. 不消15分鐘又走了。

以往我倆讀同一所幻兒園, 小學, 中學, 預科開始就不同了。現在她住宿舍了, 幾乎要變成hi bye friend了。將來畢業出來工作了, 還遠一點到結婚了, 距離將愈來愈遠。

希望小妹活得愉快而有意義。

星光大道反映著……

想睡了, 仍忍不住要開電腦來這個家坐一坐。對, 來到自己blog, 真有點自己屋企的感覺。

今天樂團在星光大道表演, 不是很順利。我們(主要係小弟)有不少地方做得不好, 首先未有取得場地負責人的手機號碼, 要親自到表演場地找他。另外, 樂譜混亂, 更加少帶了一份, 導致有位團員無譜用, 還有是錯叫了莊員過來幫忙, 浪費了他們時間。加上擔心天會下雨, 人手又較預期少。假如多一兩個莊員在場, 應該會好點兒。

李天命寫道:「發現人心可變到不能與言之日, 就是發現心靈地獄的深淵之時。」小的對這改變連正視都不敢, 只懂在怨, 空嘆無奈。人變了, 旁人未必理解得來。愈寫愈頹, 唔寫喇

觀中反思

_ICT0024a

《 回鄉偶書》 賀知章

 少小離家老大回

 鄉音無改鬢毛衰

 兒童相見不相識

笑問客從何處來

回到觀中真有此感覺。不過有幸能以師兄的身份回來中樂團, 於Speech day演出, 已非常高興, 心滿意足。speech day雖已完, 明年二十五週年慶典又有機會了, 期待。

當年以一分之差未能升讀原校一事, 縱說不上是人生憾事, 我的損失亦是不少, 只怪考試的壓力沒有轉化成讀書的動力, 自己對此亦不重視, 至今亦然。不重視的示因是, 小的不覺為分數或GPA而勞役是件有價值的事。自問不是個懶人, 但在學業上真的逼不了自己。而現實就是不讀書便得不到人認同, 此為小的一個深層的矛盾, 多痛苦。恐怕畢業前亦得不到解決。

廿五週年希望有更多舊生回來, 歡眾一翻。

長城

要勝任做中樂團莊員, 必須懂一招「血肉長城」!

莊務特多,  人手不足, 要使樂團依然能夠正常運作, 非靠這一招不可。

不過樂團雖正常運作, 自己的生活就不太可能了。然而, 小的對於樂團是義無反顧的。

雖然國歌都有句「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 然中樂團莊不如國家內有十三億人。

能犧牲多少個去建這長城?

長期血肉長城式地工作, 路旁過者於心何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