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二十年

今晚若非有重要約會, 我大概會到維園去。

「六四當時軍隊是否屠城?」

「應否平反六四?」

「六四事件是否中共內鬥或外國勢力介入的結果?」

「學生是否被人利用?」

這些對我來說都不是最重要的, 而且事實也不是我這個當時才三歲的小子所能分清。

當時學生和人民的赤子之心, 對國家前途的著急, 敢於向現實說不的勇氣, 肯於負出自己時間氣力甚至生命的犧牲精神, 實在令人動容, 值得永遠被記念。

現今香港的各個學生組織又如何?

 

「也許我告別, 再不能歸來, 你是否理解, 你是否明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