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ning

It is my first try.

 

Advertisements

passed

昨天踢足球, 見到一位仍在理工大學讀書的朋友, 我問他當時做我final year project supervisor的Doctor Yeung是否仍在理工, 想找他吃一頓。

今天, 收到他離逝的消息……

老實說, Dr Yeung是我心目中其中一位教學最好的講師。頭幾次上他的課, 已覺得這個老師有點不同, 很認真。到了year 3, 要找個final year project supervisor, 對於這來說, 這可是個難題, 因為我的成績實在爛得很, 大概沒有doctor會肯收我。Doctor Yeung收了我, 不過我又錯了, 有一科主科不合格, 不能修final year project, 辜負了他的好意。到最後一個學期, department讓我修一個mini project好讓我能畢業, Doctor Yeung再次答應做我的supervisor。

這個mini project我是到最後幾天才衝刺完成的, 結果當然是不好, Doctor Yeung也沒說甚麼, 給的分數也不差。之後我和幾個同學請他吃飯答謝他, 付款時, 他說:「你們還是學生, 到你們畢業賺錢, 再請我吃飯, 到時候我可要去五星級酒店了。」他就掏錢埋單了。

這已是一年多前的事了, 畢業後, 我們就很「忙」, 忙得連吃一餐的時間都沒有……

真的沒有了。

知道他有一個美好的家庭, 他離開時他家人都在旁陪伴, 走得安詳, 吾深感欣慰也。我知道他不會介意這一餐在哪間五星級酒店, 或者是不是五星級酒店, 或者是不是酒店, 甚至有沒有這一餐。 他對學生好, 是不問回報的, 我亦不必介懷吧。

將來學生我大概不會在化學相關行業發展, 你教授的知識學生我未必能記, 但你的人生態度, 我豈會忘記?